用音乐插上天使的翅膀—走近光明天使学院盲人乐队

【作者】孙鲁荣 【来源】贵州日报 【日期】2014/01/05 11:54 【点击】3115

  去年12月21日-23日,美国劳伦斯大学的专家到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光明天使学院)参观访问,有一群盲人大学生演奏了一首迎接嘉宾的曲目《相信爱》,他们的表演赢得了来宾们热烈的掌声。

  这群盲人大学生,热爱音乐,命运让他们与黑暗为伍,音乐又给了他们不同的认识和表达。

  特殊学校的特殊乐队

  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光明天使学院),是一所公益性的全日制普通高等职业学院,面向全国慈善招收盲人和视障学生。

  光明天使学院有一支由5个盲人大学生和3个视障大学生组成的业余电声乐队,取名光明乐队,成员来自贵阳、西藏、天津、云南等全国各地。凭着对音乐的痴迷、执着,他们像跳动的音符,在黑暗中尝试着去扩大与社会接触的那个边界,让梦想和才华在青春的岁月中留下痕迹。

  12月14日,星期六,是乐队排练的日子,这一天是他们一周中最快乐的时光。清晨八点刚过,乐队成员从学生宿舍沿着早已熟悉的线路,摸索着来到排练室。一番准备后,先演奏一首汪峰的歌曲《怒放的生命》,吉他手、贝斯手撩动着琴弦,鼓手舞着手中的鼓棒......奔放的旋律填满了整个空间。

  听说记者来采访,几位年轻人很是羞涩,话语不多。直到谈起音乐,他们才打开话匣子,分享各自的感受。

  蔡强是天津人,一降生就生活在一片黑暗中。“第一次接触电子琴,靠摸和听,不仅要记住一排排键子的位置,更难的是记住这些音。” 蔡强告诉记者,他毕业于长春大学钢琴专业,尽管年龄偏大,但他执着音乐的精神打动了光明天使学院的老师们,作为特例他被招收进了学校,没想到进校后他成了最有专业范儿的键盘手。因在乐队里年龄最大,队友都称他“大哥”。每当大家对乐曲的理解出现分歧,蔡强的意见总能让大家信服,他也就成了乐队最具掌控力的艺术总监。

  盲人学习吉他只能用耳朵听,大脑“记谱”,把旋律“抓”下来。相比之下,22岁的贵阳小伙陈昌海则幸运得多,他属于低视,视力比起其他队友有一定的优势,是乐队电吉他手。他说,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别人说自己是盲人,还玩什么音乐。虽然对于他的低视力而言,那个世界依然模糊不清,但是,至少自己从事的是真正喜欢的事情,而不是在靠着别人。

  对于这一点,吉他手何得逵也有同感。从贵阳市盲聋哑学校毕业,去年9月考入该学院。玩乐队是他很小时候的梦想,想不到在校园里真的可以挎着吉他成为乐队的一员,和喜欢音乐的同学在一起,他感受到了一种向上的力量,特别是在演出时,听着观众的欢呼声和尖叫声,心都“嗨”起来了。

  来自安顺的景其林是贝斯手,每次排练,他都要将手指上磨出的厚茧撕掉,感觉如针扎一样地疼。不疼了,又撕掉,反反复复。他说:“别人练琴都使用指套,我从来不用。本来拨弦、滑弦就全靠手指的感觉,谁还戴那个呀。”他被同学们称为最勤奋的贝斯手。

  杨志是乐队鼓手,由他掌控乐队的节奏,以鼓槌相击为号,4声过后,开始表演。23岁的他来自云南大理,8岁时,一次医疗事故导致双目失明。当初,乐队缺鼓手,擅长吉他演奏的他被“逼”改行。“最初练架子鼓,记不住乐器的位置,很痛苦,心里越着急,越容易出现失误。没办法,只能靠自己琢磨,靠不断地重复。现在我已经可以随意发挥,击打出明快有力的鼓点了。”杨志开心地说。

  西藏小伙巴登低视力,他的音域很宽,从民族、摇滚到流行,各种音乐他都愿意尝试,尤其是家乡的藏族歌曲更是他的强项。担任乐队主唱的他,每首歌曲都要认真仔细反复听,记下歌曲,配合大家的节奏,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乐队歌手秦锐是贵阳人,打小就喜欢唱歌,是音乐丰富了她“黑暗”的生活,带给她无穷乐趣。

  笛子手原烨豪21岁,来自山西,这个阳光男孩除了吹笛子,还喜欢唱流行歌曲。

  寻找心中的光明

  去年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学校举行了一场以感恩为主题的广场音乐会,乐队先后演绎了《热爱生命》、《雪绒花》、《呐喊》等多首歌曲,掌声、叫好声频频传来。同年,乐队参加黔南州第六届文艺汇演,获得了乐器类比赛二等奖。喜欢唱歌的何得逵,去年3月份,参加全国第六届校园之星艺术展演,他演唱的意大利歌曲《我亲爱的》获得贵阳赛区美声组金奖。秦锐代表贵州参加全国盲人“追梦杯”比赛,获得优胜奖。

  “一般人总认为,去看盲人的演出,进场前都带着沉重和同情的心情。看完演出后,观众往往也会有这样的感受:不容易,很震撼,太感动。但我们希望的不是观众总带着沉重的心情,而是能感受到我们很阳光,很快乐,很开心。”队员们这样说。

  “大多数盲人学生毕业以后进入到一些为数不多的就业岗位上,重复着从家到单位两点一线的模式,和社会接触得很少。事实上,我们学校组建盲人乐队,购置一套套崭新的乐器,聘请专业音乐老师授课,就是在努力地向外界传递着盲人的新形象,音乐不仅仅成为新生代盲人追求梦想的一个精神家园,更是成为他们融入社会的一个平台。通过乐队,可以为盲人乐手在社会上寻找到更多发展的机会,改变他们的生活。”副校长杨绍先对记者说。

  音乐给这群年轻人带来的快乐是一切都无法相比的,但愿他们在毕业前,能拿到满意的成绩。

新闻公告
 
新闻报道
公告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