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专访:多元化发展以“素质教育能力测评”为中心培养人才

【作者】新华网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1/13 17:02 【点击】6696

贵州盛华职业学院执行校长孙伟博士接受专访

  我们可能是贵州省最年轻的一所学校了,我在这儿介绍经验不敢当,主要是来向大家学习的。我想讲两点,第一点我们还是按鲜明的特色,做一个特殊化、差异化的办学;第二点是我个人对整个中国职业教育的观点。

 

“教育一定要走多元化的道路,让每一所学校有自己的特长和特点”

  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办学定位是非常独特的,我们去那儿办学是为了教育扶贫,因此我们的学生定位主要是贵州农村的学生,像我已经去了大部分的贵州的县,我没有去贵阳或者是中心城市招生,我也不去做这方面的规划,那么我们办学模式是非常具有我们自己的特色,我个人一直崇尚中国教育在面临这么大挑战的情况下,应该走一条鼓励多元化发展的道路,不能走一条“动不动就来评估、动不动就来示范、动不动就拿一个筐子去限定教育”的发展模式,这是中国教育面临的最大问题,因为它一旦出现评估,所有学校办学都按照评估去做了,因此只需要办一个中国职业大学就可以了,你只需要办一所大学,就是按照评估的条件走。所以说不能重复这种道路,教育一定要走多元化的道路,让每一所学校有自己的特长和特点。

  我们自己探索一条我们自己的道路,我们在办学模式上面,在我们的章程里面也讲到了,我们是一所民办大学,在中国我们又是一所职业学校,又是一所民办大学,这在中国的教育层次和体系中是非常低下的,但是我觉得没关系,我们坚持,在我们的章程里面,我们的投入永远不要求回报,我们不仅没有回报的要求,我们每年还在贴补我们的办学。另外,我们的规模也比较小,在整个教学大纲里面,我做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我们以前都是典型的以课程教授和课程考试为中心的职业教育,但现在我们培养大纲全部变成了以能力和素质教育为主体的,以能力测评为中心的培养方式,这个变化很大,我们现在正在实践之中。因为我们学生主要来自农村的学生,因此我们针对农村的学生,希望能够提高他们今后生活的幸福指数,我们发现贵州农村学生缺少爱好,因此我们全校对所有学生强制性的要求他们要修兴趣课,所以我们平时开30门左右的兴趣课,希望他们在学校里培养出自己的兴趣,不管是什么兴趣,瑜珈也好,下围棋也好,或者是打羽毛球也好,让他终身受益。因此他的兴趣使得他今后生活品质会更高。

 

  “微笑、问候、普通话,从细节上培养合格公民”

  我们的校训原来是想培养高尚的人,后来觉得把这个作为目标挺好的,但是我觉得有点远,后来改成为培养合格公民。我们注重很多生活和学习细节,就跟女子学校严校长讲的一样,要求我们的学生都是跟陌生人微笑和打招呼的,要求我们学生把地上的垃圾拣起来,不是说不能乱扔垃圾的,因此某报的记者还专门报道我们说,说校长问你一个问题,学生到惠水县城,我们是贵州唯一不在地级市的学校,我们在村里办学—惠水县百鸟河村,他说要不要学生在县城里面也拣垃圾,问怎么回答。他给了我一个悖论,实际我要讲的是什么呢,不要把我们的学校想成一个能够解决全部社会问题的学校,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们学校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和义务,我们要注重很多细节,我们希望一千多个学生在食堂吃完饭以后,在没有人打扫的情况下,跟吃饭之前是一个状态,我们基本可以做到。

 

  “市场规律下,‘双师型’的教师或许根本就不存在”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全力以赴,让我们贵州农村的学生能够享受到最好教育资源,因此也是我们有效的解决我们的职业学校缺少师资的手段。有很多的实践师资的解决方案,其中我跟主管职业教育的司长争辩了两次,包括他们这次要出台的“双师型”的教师,我是坚决反对的,我的理由非常简单,我认为要求学校有“双师型”的教师不存在,在哲学意义上和市场规律下不存在,我是北航软件学院的院长,就拿我们做程序设计,计算机应用专业来讲,一个称职的程序员大概能挣到20万的年薪,第一个问题职业学校能付这个薪水吗,如果说那个称职的程序员加上他有很好的表达能力去当老师,职业院校能付20万年薪吗?肯定付不起这个年薪。第二他在一个职业学校里面,就是真正工程师型的,或者是这种老师,他不太喜欢写那些垃圾论文,面临职称的提升,于是那些喜欢写垃圾论文的,刚才我讲的考核体系下面,他们会受到歧视,真正的一线工程师,是会在职业院校里面会受到歧视,因此这个“双师型”的师资是天方夜谭。但是这个事情谈了十几年,我就特别想看看哪几个职业学院有特别好的“双师型”的老师,我倒真的愿意看一看,学习一下,因为像这种IT行业三年就过期,技能三年就过期,因此他必须是从企业前沿过来的,我现在办的几个专业都是这样,互联网营销,我必须和百度融合去办,我这个酒店管理,酒店管理好的老师,酒店大堂经理他们都要挣十几万,那才是真正教出你一线的酒店管理的人员,老师还有一定的经验,因此这个“双师型”的老师都是伪命题。

  “引入MOOC(在线教育)、网络与移动学习等教育手段,为贵州农村贫困家庭的优秀孩子们创造一个平等学习的机会和成长的途径”

  因此我们要部署MOOC,与企业实质性深度合作,通过我们的老师作为导学老师,来做这件事情。这些事情我觉得对基础性课程,对一般能力性课程都能做到,对实操性的课程一定要和企业融合。因此我在我们学校倡导的是,我不要有“双师型”的老师,我招不了,我留不下来,我给不了那么多的薪水。我给那么多薪水,三五年以后他被淘汰了,我又怎么办,我们人口红利接近这个边缘,已经过了拐点的时候,我认为这个时候和企业去对接,让企业派所谓的“双师型”老师,有实际实操经验的老师来,要和他们深度结合,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解决方案之一。

 

  “正因为爱心,我们汇聚百鸟河”

  我们这个学校可能还有一个特别之处,我们鼓励志愿者文化,我们大概有30多个爱心志愿者,不拿薪水,主要来自美国。对志愿者的文化,整个社会有一个不太认可的观点,认为这个不大可能。第二认为不可靠,一年以后,半年以后志愿者如果走了,所以觉得不靠谱。从我们这几年的实践看,我们可能在中国是最独特的,国家外国专家局教科文卫司司长夏兵,他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然后他专门去了我们学校,然后他的副司长也去了现场调查,我们有30个志愿者,从我这个校长开始到下面副校长,很多学院的院长都是志愿者,很靠谱。我已经做了5年了,这是我们一个特色化的一个办学。
    我们办的几个主要学院都是和企业深度合作,酒店管理我们和万豪集团,直接对接全是万豪派老师来讲课,我的实习酒店就是按照万豪给我们指导,实习酒店就在我们学校里面,我们的互联网营销就是和百度合作,基本上就是定单培养的,我们必须解决就业,我们认为高质量的就业能够解决扶贫问题。
    “合力地方政府,践行‘产业园区+标准厂房+职业教育’模式”
    未来的想法,我们希望和地方经济深度融合。上星期省教育厅霍厅长去学校,我们也交流了职业教育的话题,刚才我听了很多专家也讲到了,因此现在地方政府正在和我们讨论,希望做一个高新产业园,尤其是互联网营销,因此我们在这方面跟罗处长报告一下,那天我们也跟厅长报告了,互联网营销专业办学及就业得到百度公司的支持,我们准备就近在学校周边筹建一个产业园。地方政府,县委,已经表示给予支持,我们那个地方山清水秀,做一个和地方经济深度融合的产业园。第二我们在信息技术上面做深度融合,我把北京很多资源与企业对接过来;第三我们正在试图做一个国际留学生中心,还得向铜仁学院学习,我们刚刚成立一个留学生中心,我们想招收一批国际留学生,像我们的志愿者一样。我们现在有30多位长期志愿者,我们希望在贵州这个地方,尤其是在瑰丽民族文化的聚集地,一些留学生过来后,可以看一下我们的民族文化收藏,因为贵州少数民族众多,尤其是苗族,布依族等等,我们自己有民族文化传承中心,有博物馆,都是北京的一些志愿者跟我们一起合办的,他们自己也是企业,这是我们想在这个地方做一些差异化的特色发展。

 

  “民办学校今后也许大多都是非盈利性的”

  最后简单讲两句,我们职业教育最应该关心这样的问题,怎么样改变职业教育的形象和品牌。我们职业教育在中国高等教育体系里面基本上是踮脚的,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就是独立学院,把职业教育打的落花流水。独立学院第一高收费,第二缺高品质师资,凭什么把职业学院打的落花流水呢?现在像我们几个很好的职业教育,像轻工,还有我们交通职院,它已经吸引了大量三本的学生过来,在贵州,因为三本独立学院学费太贵,而且我们这几个学校就业情况很好,但是在全国整体情况并不是这样,这个上面要去多考虑思路。大家要在这个上面多考虑思路,江苏省和广东已经开始了,那就是把应用型本科部署到这种高职高专里面去,这是不是一条可行的路,我不太清楚。我觉得我们职业教育,高职高专靠这条路能走出去吗? 这么多年,我觉得独立学院和这个是同步在走的,我只能说稍微有点滑稽性的结果。怎样才能使职业学院真正脱颖而出,国家把民办教育分成盈利性的和非盈利性的等等,我看了一下草案我担心民办学校今后大多都是非盈利性的。这会面临很多挑战,我们认认真真做好我们自己的办学,走我们特殊化发展道路,做好我们自己认为对这些贵州农村学生有益的事情就好了。

【责任编辑】邱刚
新闻公告
 
新闻报道
公告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