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各方专家微言职教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日期】2014/03/04 09:04 【点击】1228

  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有好多看点,我们要把握时机去促进。例如不唯文凭唯能力,预示社会从学历型社会向能力型社会转型。但是配套的人事分配制度需要突破;又如培养规格的提升,预示着高职教育要转型升级,成为又一个工程师的摇篮(主要是现场工程师或技术师)。但是对这一点还没有统一认识,很多人都把高职看成是培养技工的地方,培养现场工程师也是本科院校的事情等。又如适应科技进步的职业教育,预示着要强化技术教育和技术创新在高职中的分量和作用,彻底改变简单化、低水平的高职教育。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 俞仲文

 

    不唯学历拼能力现在没有——在中国文化中,应当说重点只承认学历,今后有没有?不清楚。就是有的话,也是很远以后的事情了。我认为现阶段基于这个假设策划项目和事情,一定会成为先烈的。

    ——贵州盛华职业学院执行院长 孙伟

 

    现在的问题是:有想法、有积极性的高职院校被捆绑住了手脚,再不松绑,必窒息而亡,而不情愿,不上套的本科院校是被赶着上架,它们愿意上吗?能上得去吗?政策为什么要一刀切?怎么体现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再这样下去,现代职教体系构建的重要“窗口期”还会再有吗?

    ——新疆农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 李玉鸿

 

    我认为,办学自主权的扩大在目前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还不是最关键问题,把职业教育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地步,并给予政策和各级政府的有效支持,可能更为重要。职业院校的办学水平差别极大,地区差异水平也很大,大家的诉求不完全一致。

    ——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原副主任 李志宏

 

    从国家层面、地区层面和学校层面考虑问题,诉求肯定不同。作为混合所有制的学校,我最希望政府按照绩效和贡献给予扶持,引导大家向市场找资源,不要局限在公共财政的小圈子里争抢,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苏州工业园区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单强

 

    社会上,搞形而上的只是少数人,绝大数人是靠技能立身立业的。社会要稳定要发展,就不能忽视技能,要努力使全社会崇尚技能达成共识,形成风气。这也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一条经验,他们的人工费很贵,理个发要贵很多。希望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成为崇尚技能的开端。

    ——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副校长 滕跃民

 

    就拿高职院校进教师来说:非常希望进有企业经验的能工巧匠,但一方面学历不行,另一方面从企业单位到事业单位是人才“倒流”,根本实现不了!这个自主权,政府放吗?

    ——四川绵阳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何礼果

 

    从我们自己的实践看,围绕地方服务,单单从校企合作的深度推进来讲,教师水平和毕业生质量是深化的最重要纽带,尤其是师资已经成为直接瓶颈。

    ——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 郑卫东

 

    职业教育是我国最大的“扶贫工程”及“和谐工程”,招生层次即决定了培养类型,培养目标属于“劳动者和技能型”范围,基于这个定位谈职业教育改革发展就比较实际。

    ——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 崔岩

 

    这也许是历史上产生职业教育的起因。但到今天,技术职业教育和培训已经向终身教育发展。要给社会底层大众向上发展的空间和机会,也要使高层人才的培养接地气。这就是现代职业教育的概念。面向职场的专业教育要满足各类学生就业的诉求、满足各行业对人才的需求、满足建设强盛国家对人力资源建设的战略需求,所有这些都要求各层次的专业教育回归职场原点。这不仅仅是扶贫的问题,更是国家发展生死存亡的问题!我们的教育要靠接地气发展变强。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查建中

【责任编辑】邱刚
新闻公告
 
新闻报道
公告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