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故事】贵州盛华职业学院:教育扶贫无问西东

【作者】陈秋圆 【来源】中国小康网独家专稿 【日期】2019/11/04 17:27 【点击】363

 

盛华以“教育扶贫”为宗旨,在实际的运作中也探索出一整套扶助办法

盛华办学的目标非常简单:教会农村贫困孩子们一个技能,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好工作;帮助学生本人脱贫,从而达到家庭脱贫。同时努力把这些学生培养成为合格公民、高尚公民。

“姐姐,我们加个微信吧!”江姣熟练地点击手机屏幕,听着手机里仿佛开了二倍速的语音提示,打开添加好友页面,“你扫我吧”。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是再平常不过的操作。但江姣是个盲人,23岁时完全失去了视力。她曾抑郁了很长时间,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做,而今,她不仅工作生活完全能够自理,还回到学校和团队搭建了一个专门为盲人研发的求职平台“追光助盲”,帮助其他盲人“追光”。

“对我来说,盛华给了我第二次新生。”

江姣口中的盛华,是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它地处贵州省惠水县百鸟河数字小镇,是西南地区唯一招收盲人学生的高校,也是国内唯一招收盲生的民办高校。

“我们盲人学院所有毕业生年收入人均超过5万元,他们都能自食其力,成为社会的正能量甚至优秀公民而非社会负担。”学校的创办者之一、也是如今的执行校长孙伟欣慰地表示:“我们基本达到了我们的使命”

这个特殊使命和定位就是公益兴学,教育扶贫。这是学校创办者、台湾企业家王雪红陈文琦夫妇捐资2.4亿元成立这所非营利性、公益慈善大学时就确定下来的办学宗旨。目前在校生4370人,贫困生3668人,占比83.53%。

为何选择在这里公益办学?2008年汶川大地震,王雪红与父亲“台塑大王”王永庆捐了1.3亿元给灾区,还想继续帮助和回馈大陆,便成立了“威盛信望爱公益基金会”。孙伟曾经是王雪红特别助理并受邀担任基金会特别代表,他建议到大陆最贫困的地区办一所公益学校,通过职业教育帮助贫困学生和家庭。最终选择了贵州惠水,并在这四周环山的村子里建起一所现代化的校园。

而一开始,很多人对这件事持观望态度。起初,贵州省教育厅职成处处长胡晓有点担心:“这么好的环境,不会是来圈地搞房地产的吧,以办学为由头搞度假村?”但孙伟“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的办学理念说服了胡晓,这与国家近几年推动职业教育发展的方向不谋而合。

孙伟说,盛华办学的目标非常简单:教会农村贫困孩子们一个技能,帮助他们找到一份好工作;帮助学生本人脱贫,从而达到家庭脱贫。同时努力把这些学生培养成为合格公民、高尚公民。

“上课就是上班,老师就是经理”

鼓励学生创新创业、推动校企合作等,这是孙伟一直在践行的理念。早在1995年,他就辞去美国的大学教职迈向创业大潮中,与博士生成立公司。在商海成功的他,2003年再次跳入“象牙塔”,担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学院创始院长。期间他亲自去谈校企合作项目,并致力于培养一批独角兽企业,让一批学生实现财务自由。先后共有数百名北航学子创办公司并通过A轮融资。

孙伟等人前期积累和探索的办学理念逐渐成型,成为了盛华职业教育的特色,即以市场需求为导向设置专业,校企深度合作,产教深度融合,企业深度参与课程设置与教学,实施订单式培养,分别与百度公司、万豪国际酒店管理集团、HTC公司、梦动科技、北京唐人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企业合作,派学生到企业实习并对实习合格学生100%就业推荐。

我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各行各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越来越紧迫。然而,“人岗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日益上升为就业领域的主要矛盾,招工难和就业难并存,职业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凸显出来。“企业需要什么、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培养什么人才”成为职业教育的应有之义。

“随着科技的高速更迭,虚拟现实(VR)、人工智能以及大数据会成为下一步发展方向。”2016年孙伟成立威爱教育公司,与HTC携手在盛华创建全国首家虚拟现实产业发展学院,推动VR教育与产业的深度融合,帮助和培养学生在VR领域创新创业。2018年学校把VR投入到教学当中,2019年入学的新生,每人都能领到一台价值4000元的HTC Focus VR头盔。

其中一个沉浸式学习的场景是技能培训,如喷漆课程。以往学生要在真实车门上进行操作,不仅油漆贵,且只能喷一次。但通过VR头盔,学生可进行模拟喷漆工作,反复练习,系统会根据动作进行大数据评测并打分。等到学生熟练并达到合格分数以后再去动手,就会减少实训中的耗材问题。

“校企合作”模式体现在互联网营销学院的实际教学中,就是企业一线的资深员工参与到教学和实训课,将企业内部培训员工的教材融合到课程当中,并以“项目趋动”的方式开设课程,实行“上课就是上班,老师就是经理”。“我们打开淘宝,对着物品扫一扫,就会出现相关推荐,这就是我们学生做的项目:AI数据标注业务。”学校党政办副主任张辉伟自豪地说,学院和梦动科技合作,学生以小组为单位承接公司的业务,过程中不仅能学习技能,通过验收后还能收获补贴。“山里的孩子其实很难接触到像BAT等大企业的业务,但通过校企合作,他们有机会在大企业或一线城市实习甚至就业。”

扶贫扶智招招扎实

“你们为什么会选择茶学院呢?”

“我喜欢喝茶。”“我喜欢茶文化,它能让人修身养性。”

“为什么最终来到盛华呢?”

“主要还是这里学费比较低。农村新生免除3000元的学费,这就省了将近一半的费用。”

学校最开始筹建时,孙伟和团队查全国各地的各项经济指标,发现贵州是最落后的省份之一,“贵州优秀但贫困的孩子需要我们雪中送炭。”盛华以“教育扶贫”为宗旨,在实际的运作中也探索出一整套扶助办法。

首先,扶贫要扶“钱”。学校常务副校长杨绍先说,“真正的扶贫,就是扶助农村孩子。”为了让学生不会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学校对于建档立卡学生免学费,对分类考进来的农村户口学生发放3000元新生奖学金,此外还可以申请5000元爱心帮扶基金等。

杨绍先回忆起第一年招生的困难情境时说,当时农村孩子学费全免,但很多人都不相信民办教育不收钱,因此只录得174个学生。他们意识到“白给也不好,全部免费学生不一定珍惜”,所以制定了“奖励优秀、帮扶贫困”的原则。2011至2018年,学校应收学费11876.69万元,其中用于资助学生有6793.52万,占比57.20%。教学质量得到认可和反馈,2018年,共招了1500个左右的学生。

扶贫要扶“弱”。盲人是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盛华是教育部特批的全国唯一倒贴钱招收盲人的学院。对他们实行“三免三提供”政策,即免学费、杂费、住宿费,提供生活费(每人每月400元)、学习用品(每人配备一台笔记本电脑等)、交通费(每人每年1000元交通往返费)。

费用问题之外,孙伟认为盲人教育在方法上和产业上要进行现代化的更新。“我在第一线工作,这使我深刻理解了为什么帮扶盲人进入非按摩行业就业也许是天下最难的事情”。经过不断的探索,盛华创新和践行“残健融合”和基于互联网计算机教育的现代教学模式。课堂上,“以机代针、以听代记、以操代论”,即以电脑代替盲文,以录音代替记笔记,以实操代替理论。平时里普通学生和盲人学生一起生活、军训、早操等。“盲生不会觉得被特殊对待,或被强行关怀,这有助于他们的自尊和自信心的建立。”胡晓处长总结道。

“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能用手机用电脑”,江姣说,她自己以前也不知道。实际上配备了读屏软件后,通过文字转语音,盲人可以通过计算机做很多事情,跟上社会的步伐,走到世界竞争的赛场上。但目前市面上很多平台并没有这样的无障碍建设,企业与视障者之间存在供求信息极度不对称的问题。这也是她萌发为视障者开发“追光助盲”求职平台的初衷。该平台至今已经为319个盲人找到了工作。日前在第五届贵州省“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决赛上,江姣的项目获得了总成绩第一名,并参与角逐全国比赛。

扶贫要扶“女”。在贵州少数民族边远地区,普遍存在着女孩失学后早婚早育,过早成为“少女妈妈”的现象。与此同时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也面临后继无人、濒临失传的严峻形势。针对“女生失学、非遗失传”的情况,盛华与北京唐人坊公司合作举办唐人坊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学院。

“我的想法很坚定,不会成为少女妈妈。学校有很多资源,多读书受教育,会有更好的未来。”鲁文敏今年16岁,旅游工艺品设计与制作(中职)班二年级在读。非遗学院是全校唯一招收中职生的学院,对于初中毕业的贫困生,全额资助学杂费,助其“零学费”完成学业,“零基础”学习非遗技艺,毕业后“百分百”接纳学生就业。

非遗学院院长、北京唐人坊公司董事长唐燕介绍,教学模式采取师徒制,聘请非遗传承人进行一对一教学。“学生直接参与到非遗项目中,作业就是作品,作品就是产品,好的产品就成为商品。通过公司的渠道进行销售后,学生还可获得相应收入。”鲁文敏坦言,“这些厉害的绣娘是一针一线地教我们,而不会想着留一手。还给我们讲苗族故事,更好了解背后的文化”。学生们的作品“唐娃娃”就作为“国礼”,2015年由习近平主席夫人彭丽媛女士赠送给澳大利亚的小朋友,同年在G20杭州峰会上赠予参会外国领导人等。

“老师既是经理,还有当妈妈的责任。”唐燕说,在技艺之外,她们还分享关于生活和成长的经验,安排着装课、礼仪课,理财课和恋爱课等,弥补家庭教育的缺失,培养女孩们从内到外的自信。在这样的教学体系帮助下,不少女性成长为职业女性,掌握一技之长,实现就业,带动家庭脱贫。

扶贫要扶“贫”。这里的“贫”是因为由于家庭贫困而造成心态性格、学习习惯、生活行为等多维度的欠缺。对此,学校设立务实的目标:微笑问候普通话,碗净园洁讲英语。从生活小事做起,养成良好的习惯。

孙伟经常讲,“微笑面对逆境”。职业学院的学生在外人看来是“高考失败者”,不被重视,其自卑心大于自信心,因此扶贫也要扶“志”、扶“智”、扶“心”、扶“爱”,教会学生能接受挫折,微笑面对逆境。“3年前,他们灰头土脸进学校;3年后,他们昂首挺胸出校门。”杨绍先不无感慨,学生不仅掌握了谋生技能,更主要是阳光灿烂、自信开朗,学会做人做事和感恩,这让他很是欣慰。

盛华的教育模式和教学成果也国家得到了认可,硕果累累。2018年《扶贫助盲·变弱为强——盲人教育实践探索》项目被评为国家级教育成果二等奖,《“非遗文化”改变“少女妈妈”现象——贵州民族贫困地区教育扶贫探索》等3个项目荣获贵州省职业教育省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因此,盛华作为一件民办院校,享受省级公办院校的待遇,获得政府拨款,从而弥补办学经费的不足。

习近平主席指出“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把贫困孩子和实际就业联系起来的最好纽带之一就是职业教育。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职业技能教育有着广阔的天地,大有可为。

孙伟告诉同学们:“只要有梦想,就大胆地追逐,做一个理性的冒险家。”一年变化微乎其微,三年变化翻天覆地。正如学校迎新横幅所希望的,“百鸟河畔,脚踏实地,他日共铸祖国栋梁”!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19年11月上旬刊

责任编辑:康小君
来源:《小康》·中国小康网

【责任编辑】张辉伟
新闻公告
 
新闻报道
公告通知